那个可能被放弃的人是我!<

时间:2018-04-21 15:22 来源:http://www.issalen.com

  她认为自己爱上了一个值得爱的人,但最后她发现,这个已婚男人,其实并不会为她而放弃原有的婚姻。

  “我读初中那会,是一个富二代小姐,家里有宝马车,也有奔驰,读的是最好的学校,养尊处优,晚上洗脚都有保姆倒水。”牵心(化名)一上来就来了这么一段,我还以为,接下来的故事,可能会是一场“豪门恩怨”。但是我错了,一场家庭变故将牵心曾经拥有的一切冲刷殆尽,牵心剩下的,只有一份小姐的倔强和执拗。

  前不久,我用自己不停挣来的钱,付了一套房子的首付。这是我大学毕业4年来,辛苦打拼积攒的钱。

  现在,我就是支撑整个家庭的顶梁柱。但是我却有一种的感觉,孤孤单单地,一个人无依无靠。

  这个时候,我会想起毅城(化名),想起这一年半来与他的点点滴滴。他是我的依靠吗?不,他也不是。

  和毅城的相识是在去年5月。那时候,我身上仅存下了1万元,用这笔钱,我盘下了一个没有转让费的门面做点小生意。开业前几天,我在网上认识了毅城。他和别人合伙,自己的一摊子生意渐入佳境,在他的世界里呼风唤雨,也算独当一面。

  他工作的地方距离我的小店不远,开业那天,我收到了他和朋友送来的庆贺花篮。

  他后来告诉我,我们刚认识的时候,为了把这家店盘下来,我不停地在外奔波,被太阳晒得黑黝黝的,看上去满脸倦容,憔悴不已。看到我这副样子,他对我的第一印象并不怎么样,只是把我当一个普通朋友,没有一点动心的感觉。

  交往了一段时间后,他对我的态度有了明显变化。他来店里很勤快,也会主动帮我做一些事情。毅城是那种不管不问,只会按他的方式对人好的人,而我是一个彻底被动的个性,他的追求方式很对我的胃口。

  但是我知道,他不仅仅大我11岁,而且已经结婚了,有一个儿子。所以当毅城向我的时候,我对他说:“你已经结婚了,我们是不可能的。”毅城并没有被我击退,他说:“我会用实际行动打动你的心!”他还说,等感情到了一定地步的时候,他会做出选择,离婚也不是不可以。

  听着牵心讲述她和毅城的故事,我越听越觉得不靠谱。什么叫做“等感情到了一定地步”呢?什么叫做“不是不可以离婚”呢?接着,牵心说出了一段毅城和他妻子的故事。

  毅城和我一样,来自一个离异家庭。他爸爸有了外遇,离开了这个家。在毅城心里,他总认为是父亲抛弃了他和妈妈,还有弟弟。在毅城的心里,有一股放不下的怨恨。

  很小的时候,毅城就没有人管,三天两头被,而且很穷,邻居家的父母都不让自己的孩子跟他玩。

  20岁左右的时候,毅城谈了一个女朋友,他们很快住在了一起。但女孩的父母跑来,看到毅城的住处时,撇撇嘴说,这样的房子哪能住人呢?就再也没让女儿跟他来往。

  后来毅城又谈了一个朋友,这次谈了4年,最后女孩竟然和他的兄弟在一起了。也就是在他最失落的时候,他认识了现在的妻子,比他小6岁,来自外地农村。她长得还可以,他们在一起谈了5年,最终毅城和她走到了一起。

  毅城对我说,在他最落魄的时候,妻子并没有嫌他穷,而且还拿钱帮了他。现在他靠自己的打拼,拥有的东西越来越多,有了车,名下有好几套房子。

  但生活并没有因此而一帆风顺。因为过去太宠溺妻子,现在她反而让毅城家里鸡犬不宁,甚至还会跟他家里人打架。但毅城对她仍然心怀感激。

  我们从没吵过架,毅城什么事都哄着我,依着我。他很紧张我,而我却很任性,只要不高兴了,就把他的手机号码拉黑。但就算我不理他,他也会来找我,睡不着觉的时候就在网上给我留言,我不接电话,他就会来店里找我。

  他会经常给我送东西过来,比如别人送的野生甲鱼,或是刚刚打捞起来的鱼等等,价格不菲的手机也是一个一个给我换。毅城自己是个比较节俭的人,他一直想买一块几万块的手表,却一直没舍得出手,对我就大方多了。

  我做生意,有时也免不了遇到一些麻烦,毅城都会为我出头。我觉得毅城就是我的“奥特曼”,有求必应。有时候,我甚至会忘记了他是一个已婚男人。

  只有在他和妻子打电话的时候,我才会感觉到那种不快。和我在一起的时候,只要他妻子打电话来,毅城一定不会顾及我的感受,而是当着我的面和妻子谈情说爱。

  毅城的态度让我不能不胡思乱想。他告诉我,现在回家他都是分房睡,但我总是挖空心思问他,有没有碰过别的女人?终于有一天毅城爆发了,他说我这种爱已经有点、畸形了,“我们已经没办法好好在一起了!”

  那天,我给他打电话,他明明知道是我,却依然非常客套地说:“喂,你好!”我知道他妻子就在旁边,他在做给她看。草草说了几句,我挂了电话,他末了还加了一句“再见”。

  为这件事,我和他吵了一场。但这一次毅城没有来哄我,而是变了一张脸,跟我摊牌。

  他说总是在哄我,这让他觉得很累。他发来短信说,希望我自己能够过来,不要被他继续,长痛不如短痛。他还要我把银行卡账号给他,说会给我一笔钱,然后分手。

  坐在小区里,我哭了一个通宵。什么叫“我一点”?追我的时候承诺的那些未来呢?他答应的离婚呢?难道都是骗我的?

  第二天,毅城过来找我了。他说想来看看我,不想不负责任地只发几条短信。他说,他无法接受我的感情,也不能让我越陷越深。他不会抛弃妻子,因为那样他就是不仁不义;他也无法与我重新组织一个家庭。

  我问他:“如果再给我们半年时间重新开始,情况会不会有所改变?”他说:“我今天必须让你死了这条心,除非是我老婆……自然地没了。”

  我一直在哭,然后让他走。我也不记得是什么时候,他走过来帮我擦眼泪,然后跟我说:“我们还是在一起吧,至少我在你身边,你现在还是快乐的。你不要再付出感情,我对你好就可以了。”

  “后来呢?”我问牵心。她说,俩人就这样一直纠缠着。毅城没有离婚,也没有和她分手,但毅城说过,如果这件事瞒不下去了,那么牵心一定会是被放弃的那个,他也不想这样拖累她。“我有时宁愿他哄我骗我,不要这么直白。”牵心说。

  我说:“你自己认为,这段感情还有继续的必要吗?”她最后吐出了三个字:“不甘心!”